东珈白鲨X 养父的淫威) 《雇佣兵vs后起之秀》第81章(烂漫地小正太-男小说


东珈白鲨X 养父的淫威) 《雇佣兵vs后起之秀》第81章(烂漫地小正太-男小说

东珈白鲨【引用网友de肉评】
因为飞机失事而迷失在中缅边境原始森林里的五岁(人类?)正太,被一个国际雇佣兵组织的中国成员强制性饲养。
一个从小就饱受欺凌和残酷训练的娇弱小少爷
成长为腹黑鬼畜强大冷血雇佣兵并成功压倒一直把他当储备粮食和猪狗使唤的无良养父。。。

他们开车返回云顶。
唐净之和他的几个助手,应唐汀之的要求被他们一并带了回去,因为车里空间不够,全部塞进了后车座。
佩尔昏迷了半天醒了过来,身体没有任何大碍,对于唐净之在她身上做了什么实验,也基本没什么印象,倒是沈长泽,一直没有醒的迹象。
他们回到云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
唐汀之联系了中国军方,虎鲨帮他们和摩洛哥政府搭了个桥,让中国政府的人能顺利进入了摩洛哥境内,来到云顶把唐汀之和唐净之带回去。
他们仍需要在摩洛哥呆上两天,等中国派人来,并对于他们的行动给予摩洛哥政府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才算结束。
这两天时间,单鸣躺在房间养伤,连门都没出。。
沈长泽就躺在他旁边,依然昏迷不醒。
根据他这次战斗体力消耗量来判断,这次他会睡很久很久,至少三天以上。
这反而让单鸣觉得松了口气,即使孩子醒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要拿什么表情对他,那个吻,那番告白,实在让他太震撼了,他真是哭笑不得,不明白怎么会在他身上产生这种闹剧。
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小孩儿对他产生了那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他宁愿相信小孩儿当时是糊涂了,精神失常了。
他看着在他旁边沉沉睡着的沈长泽,俊美的脸蛋稚气未脱,沉睡中毫不设防的样子,就跟一个普通的十五岁少年没有什么区别,没人能从这张脸上看出那些可怕的变异人计划和残酷的斗争。
单鸣顺了顺他的头发,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仔细端详了半天。
根本还是个小孩子啊,真的只是个小孩子。
可是压在他肩上的负担,比任何一个成年人都重。他的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单鸣无法不感到担忧。
这个时候,单鸣就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为了儿子将要面对风险和为难担忧。
可他知道,他不可能只是沈长泽的养父,他还是游隼的一员,他是艾尔的兄弟,是虎鲨的亲人。
其实不需要虎鲨给他时间考虑,他心中早已做出了决定。
单鸣伸手摸进沈长泽的衣领,从他脖子上拿下了他的士兵牌,跟自己的交换。
单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士兵牌的名字变成了“SHEN”,心里涌上无法形容的不舍。他俯下身,轻轻亲了亲沈长泽的额头。
两天之后,中国政府派人来了。
唐汀之看着他们把唐净之一伙人押上武装车辆,等他们全部上车之后,他转过头,看着单鸣。
单鸣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你把他带走吧。”他说的时候很是淡然,就好像是在归还他从唐汀之哪儿接来的螺丝刀。
唐汀之问道:“你确定吗。”
单鸣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沈长泽睡着的房间,然后扭过头看着唐汀之,“嗯,带走吧。”
游隼没有一人说话,全都静静地看着他。
唐汀之冲一个军官点了点头,军官带着两个士兵进去了,不一会儿,他们把沈长泽背了出来,一步步朝那车上走去。
当他们经过单鸣身边的时候,单鸣心里一阵酸痛,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沈长泽的胳膊。
背着沈长泽的士兵顿住了脚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唐汀之。
单鸣抓着孩子的胳膊,恍惚之间,有点想不明白,那肉呼呼的细软的小胳膊,怎么变得如此结实了,他那跑得快了都会摔跤的小娃娃,怎么会长的这么快,太快了,以至于十年时间就像做了一场梦,转眼梦醒了,就要分开了,怎么会这样呢?
沈长泽从小到大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了他眼前,第一次害怕地叫他爸爸的样子、窝进他怀里睡觉的样子、抱着他的脖子撒娇的样子、完成了任务跑到他面前邀功的样子、踮着脚给他洗衣服的样子、护在他身前说要保护他的样子、甚至是说爱他的样子,一幕又一幕,直刺进他心脏,觉得眼眶热辣辣的,这酸楚简直让他不知所措。
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一刻般,清楚地感受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叫你“爸爸”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牵挂,意味着不舍,意味着浓浓的感情。
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理解,冷酷狠毒如林强,为什么要跟那个龙血人同归于尽,他明明可以跑的。
现在他明白了。
这次分开之后,还能见面吗?
他能活到几时呢,也许这次就是永别,也许到他不知道在何处暴死的那一天,都无法再见孩子一面。
他只是有点舍不得,真的只是有点舍不得,舍不得那一声“爸爸”,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看到这孩子用崇拜的眼神看他,听到这孩子再叫他一声“爸爸”。
单鸣咬了咬牙,松开了手,颤声道:“走吧。”
终有一别。
唐汀之带着人走了,走得很干净,就好像他们没来过,沈长泽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单鸣就感觉自己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一梦就是十年。
艾尔走到他身边,压着他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肩窝处。
单鸣一动不动,没有眼泪,没有语言,只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游隼于隔天回到了哥伦比亚。
单鸣花钱买了些情报查劳伦斯·罗迪的消失,情报贩子在一个星期后给了回复,说罗迪已经在摩洛哥遇害,再也没回到法国,至于究竟是谁杀了他,有可能是耐西斯,有可能是罗迪的哥哥,也有可能是在那场混乱中中了流弹,总之,他们在废墟中清理出了罗迪中弹的身体,情报贩子把罗迪被砸得不成人形的实体照片一并奉上。
单鸣扫了一眼之后,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从那以后没人再在单鸣面前提起沈长泽。
他们的生活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挑单子,接任务,游走在死亡边缘,赌博,喝酒,嫖-妓,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痛快日子,就好像那个漂亮又厉害的中国男孩儿,从未出现在他们之间。
只是单鸣总是会忍不住看那块贴在他胸口的士兵牌。